致我的老师

离开学校一年有余,回头看自己的学生年代,记忆里有这样几位老师对我至关重要,甚至造就了现在的我,现在的我虽没有出人头地的大成就,但至少混了口饭吃,一直没怎么让父母操心。

第一位闪现在脑海里的是陶群智老师,她是我的小学语文老师,在陶老师到来之前我在学校名不见经传,在班上属于可有可无的那种学生,没什么亮点,估计唯一的亮点就是每逢“六一”我要参与几个节目,露露脸。四年级的时候,陶老师从学校刚毕业来到我们学校,成为了我的语文老师,从那时起我就感觉我不一样了。

陶老师来的时候,我们小学基本都是老教师,每天重复着一样的动作,我们也没见过外面的世界,不知道还有另外的教学方式,就知道跟着老师的教条走。

陶老师来了,一切都变了,她关注的不仅是学习,更多的让我感觉到关注孩子的内心,在她那里我得到鼓励,我有了自信。对,那个时候读个四年级还分快慢班,我在慢班,配的老师应该差一点,陶老师作为没经验的年轻老师,就凑合先带我们吧,我想我是幸运的差生。

在她手里,我有了存在感,还记得一次去陶老师家开的饭馆吃饭,她和他老公在一旁说,这个娃娃不错,是我班的好学生。就这句话影响我很多年,从那时起我有了动力,我知道我也可以得到认可,学习成绩也慢慢进步。当然陶老师并不只是一谓的鼓励,也有惩罚,我调皮也挨过揍,那戒尺拍在手心,是严厉是期望。现在不同了,网络动不动就爆出老师体罚学生,然后老师被谈话被免职,这个时代真的变了。我们那会儿家长请着老师揍自己的孩子,生怕老师不严格,现在在戒尺下也开始护犊了。

“一日为师,终生为父”、“严师出高徒”,这些延续千年的传统在近十来年的光景中突然要倒塌了,传统被冲击的支离破碎,学生越来越嚣张,老师越来越被束缚。

上大学的时候,一节课很可能绝大多数人在睡觉,但是老师就当没看见,照本宣科的讲完一节课,然后包一提走了,大学这样倒情由可原,因为学生毕竟都是成年人,你爱学不学,老师大可不必操心过多。但是现在的高中、初中老师与学生也开始变成这种状态了,你玩儿你的,我讲我的,不管老师还轻松些,管了很可能还有麻烦。

第二位老师李荣翠老师,这是我初中的思想品德老师也是我初中三年的班主任,李老师带我们那个班被学生气哭过,要想平时她可是女汉子级别的,这说明李老师很用心。她带给我的主要是关怀和不停的督促,上初中那会儿我已经是正儿八经的尖子生了,一般来说都在年级前五名,学习成绩好了有时候也会飘飘然,用李老师的话说就是感觉啥都会了,其实还差那么一点点。三年来能保持稳定并且以优异地成绩考上巴东一中,这与李老师时时刻刻的提醒分不开,考试考差了会挨揍,上课调皮了也会挨揍,还要给我爸妈讲我的情况,现在回想李老师真是操太多心,也许没有每一次的谆谆教诲我已经飘的不知所措了。

时光催人老,也把我这调皮捣蛋的小孩儿变成了二十五六的小伙儿,这个过程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学校度过。这二十多年老师在我的学习生活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,虽然教学水平有高低之分,但心都是一样的认真,都希望自己的学生足够优秀。虽然能背诵的古诗不多了,会做的数学题也不多了,能听懂的英语也没几句了,但是这些知识混着老师给我的影响已经伴随着时光长成我的身体、我的思想。

感谢老师!你们辛苦了,教师节马上要来了,祝你们节日快乐!

九月九日